电影《胡杨的夏天》定档520 陪你笑过初夏

2017年4月17日,爱慕之旅系列电影《胡杨的夏天》在春意盎然的北京举办电影定档发布会。影片的出品人柯健、导演朱时茂、主演姜瑞佳、徐光宇、马也、张文婷、范晋佳、晨曦、武彦琦等主创人员共同揭幕了爱慕之旅系列电影《胡杨的夏天》正式定档5月20日。因档期无法到场的老牌喜剧大咖潘长江等人发来祝福,为老搭档朱时茂隔空打气,情谊满满隔空“秀恩爱”羡煞旁人。

2017年4月17日,爱慕之旅系列电影《胡杨的夏天》在春意盎然的北京举办电影定档发布会。影片的出品人柯健、导演朱时茂、主演姜瑞佳、徐光宇、马也、张文婷、范晋佳、晨曦、武彦琦等主创人员共同揭幕了爱慕之旅系列电影《胡杨的夏天》正式定档5月20日。因档期无法到场的老牌喜剧大咖潘长江等人发来祝福,为老搭档朱时茂隔空打气,情谊满满隔空“秀恩爱”羡煞旁人。

朱时茂演而优则导 导演之路感恩老朋友

一部好的影片,一定需要一个好的导演。此次朱时茂演而优则导,执导喜剧电影《胡杨的夏天》,专门请来了潘长江、刘亚津、金巧巧等多位喜剧大咖助阵。发布会现场朱时茂感谢老朋友在百忙之中对自己的支持,大家共同努力才能拍出一部让观众觉得好笑、好玩、有意思却又正能量的电影。

富布斯影业诚意之作 《胡杨的夏天》陪你笑过初夏

富布斯影业董事长柯健在发布会现场表示:“近年来,新疆各项建设取得了巨大成就,宣传大美新疆已成为新疆影视人不可推卸的时代责任。爱慕之旅系列电影《胡杨的夏天》以全新视角展现当代新疆的风土面貌,展现大美中国、和谐社会的主题。新疆有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人文景观和自然风光,让新疆电影走向全国我们信心满满。”

爱慕之旅系列电影《胡杨的夏天》既有强大的影视制作团队,颠覆了传统喜剧爱情电影的常规路线,是一部结合目前的主流趋势与元素而创作出的喜剧爱情影片。电影《爱慕之旅》又具备正能量,喜剧元素也很丰富,高颜值的年轻“小鲜肉”与自带笑点的众多喜剧大咖的激情碰撞,让本片成为2017年喜剧爱情电影的新期待。爱慕之旅系列电影《胡杨的夏天》定档520,陪你一起笑过初夏~

文| 柴广翰

苗阜,籍河南,壬戌年(1982)生铜川,谐星也。性豁达,能解颐,善诙谐,掌青曲社帅印。

少时,嘴拙。屡转学,皆所不识,甚无聊,以闻广播为娱。一日,有黑匣子播《正言》,阜奇甚,闻过即记,时年七岁。

是时,遇乡人王声,与之同龄,后结为左膀。时人趣曰:壬戌年铜川生两事:一曰苗阜生矣,二曰王声生矣。

阜少时腼腆,若羞之少女,孩提以绰号“苗妮”相赠。

及长,阜慕女同桌,送贺卡以寄情,他人嫉之,遂以拳脚相加,早晚复施。一回,阜被群殴,其女泣而劝架,霎时,阜心痛如绞,气血贲张,一七尺男儿须弱女护卫,甚憋屈。遂愤而起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此仇不报非君子也。

阜始结诸友,出入厅台,偷父烟与人,未几,集结数十江湖友,与其共视古惑仔,想入非非,昔为公子郎,梦为江湖佬。众皆愿随其左右。皆因,识阜,得香烟。

后,果无人敢欺之。然,学之怠。三年庠序,混沌而过。母语曰:人生之路,皆自行之,吾不与汝多规,愿汝得安。阜如梦方醒。

阜始发奋,总角之年,入宝鸡铁路学堂,习高压电。开学日,师曰:“尔后触高压电矣”。

阜闻之不解,高压者,父取而炖鸡。夫子言,何鸡炖,电压非锅压,乃五千伏之巨。阜惧矣,此其电压,吾一肉身,何以治?

辛巳年(2001),阜卒业,为富平梅家坪电力区铁路工。其在梅家坪一待八载矣。间有演出,或帮工、或杂技、偶为剧务,说学逗唱皆有所涉,技有所长,累有所积,为相声铺路。

乙酉年(2005),阜以剧务名擢音乐剧主角,参神州国职工小品赛。时临近,团长曰:“稍安勿躁,下乡验问众生,见世面。”

首站安康,阜抱大幕。幕沉,长十二米,阜不力坠落,陷入深槽,肉烂血溅,骨皆出矣,医曰缝八针,阜曰十针,两层叠缝。是夜,阜忍痛演,演出毕,舞台已满之血迹。阜摘金,以少龄夺天下火车头艺术家号。年二十三。

丙戌年(2006),阜陕台录戏。忽一人,光头小脸,悬镜而入。近视之,阜两掌相击大呼曰:汝为王声!声亦指之,汝为阜!二人以舌互吻,俯首帖耳,相拥而泣!自日起,阜声互为左右膀,结为莫逆。

丁亥年(2007),阜与数友共建青曲社。青曲立,阜总领社务。社名蕴“青云直上,曲故情长”之意。

初,社由七人起,初在粉巷,茶楼卖声。亦经惨淡,亦经宿饱,初无定所,校园墙角皆为撂地,逢人多处皆可画釜。久之,见称传之久矣,声名鹊起。始,一周两演。继而,日日皆演。

甲午年(2014),阜声携《满腹经纶》登京城台春晚,说古论今,译经解禅,或趣解古语,或戏谑恩怨,且讴且吟,复歌复舞,弹指顷往事皆来眼前,唾沫间典故尽到耳畔,历历分明,又字字入心。同年登神州台元宵晚会,阜声演《学富五车》,掌声雷动,笑傲神州。至此,青曲阜声为天下知。

其说《山海经》: 人之初,性本善,习相近......

其说“精卫填海”:为何填海?汉奸汪精卫,投靠东瀛,投掷与海。

其说“孟子三部”:上孟,下孟与多啦A梦……

如此诙谐之语皆颇好评。

时人常以德云社班主郭德纲比。时,西北相声式微也久矣,盖好之者私爱,他人淡然无睹。京城有德云社,海派清口皆占山头。然德云之相声,旧时相声也。德纲亦旧时艺人。其登台所噱,非止旧时段落,实得旧时风神也。阜声之相声,新生代之穹音也。若曰:德云社行保守之右路,然则,青曲社行创新之左路。自阜起,西北相声复为显学矣。

古语云:宁北行千,不南一砖。为声之模笑,以语言与文之异,北演或可,南施为艰。然,沪上亦好阜之声。

古谚又云:京师学艺,津门练活,济南踢门。若为效验,青曲去济南。无念。笑如故。

某问:红矣,今心何如?

阜曰,不赤者死,红,乃生不如死。其镌刻“居安思危”四字于青曲牌匾之上。

阜时夜虑,一人可速行,众可远。乃以“发展陕西曲艺,中兴西北相声”为己任。

时有神州国曲协掌门姜昆者,初见阜,疑曰鱼龙杂,颇新鲜。

姜昆与阜《苗语连珠》序曰:何其能速而自小众起而为天下知?吾之断:此其为声作生气之支——既能见道之影,又能得其质。同道中,阜与青曲,技高一筹,颇有新意,一点一滴,自量变至质。

阜好秦腔,复能推于方,所发噱处,多会心。阜曰为声者,至有生之喜剧。为声先得有乐,而乐为象,乐上有道,欲净语,使之粗者变俗,令诸人皆受。上为引道,华夷有文以载道之故,弘真善美,贬假恶丑,颂与刺并,谓阴之刺亦谓明之颂,引人心上。引见上,以史鉴今,乃得世道。

阜曰:名,源之于民,用之于民,将名还之与众,则用之于弘世道,宣正能。

太史公曰:文化者,非创新不可传道。传道亦须与时俱进。阜、王二匠融当下热闻于相声,因春晚之台而晓天下。归其故,是故文之归与尊。

为伶人,其不忘初,方得终。为相声之裔,其尊师重道、居安思危。为青曲主,其守本、创新。相声,曲艺末虽为小道,得使人闻之、食之、知识、笑后颇思,此乃为声之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