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宁银行终于要开业了,他们真能碾压江苏银行业吗?

文|申不怵

6月15日晚间,苏宁云商发布《苏宁云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公司参与筹建民营银行进展的提示性公告》称,公司于2017年6月15日接到江苏苏宁银行筹备工作组通知,中国银监会江苏监管局已批准江苏苏宁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开业。

江苏首家民营银行

苏宁银行也成为江苏首家民营银行,据媒体此前报道,除苏宁外,还有红豆集团、三胞集团、雨润集团、沙钢集团、扬子江造船等大型民营企业向江苏省政府递交材料,申办民营银行。其中由红豆集团牵头的“苏南银行”名称曾被曝在2013年即通过国家工商总局核准,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最新消息。

苏宁银行注册资本为40亿元,根据此前公告,苏宁云商和日出东方分别为该行第一、第二大股东,分别出资12亿元、9.44亿元认购30%、23.6%的股权。6月15日晚间,日出东方也同时发布了苏宁银行获准开业的公告。

黄金老出任首任行长

江苏银监局同时核准了苏宁银行的高管任职资格。其中黄金老任董事长、行长,刘卫民为审计部门负责人,邬向军为总行营业部副总经理。此外,银监局还核准华志松、李立干为董事,李千目、杨涛为独立董事。

黄金老

黄金老此前曾任华夏银行副行长,在2015年8月辞职,并于当年10月份入职苏宁,分管集团金融业务,此次出任即将开业的苏宁银行行长职务,可谓是顺理成章。

公开资料显示,黄金老出生于1972年9月,现年45岁,除了金融行业高管的身份外,其更知名的身份是金融学者,曾任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国内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国际研究所主任等职,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待遇。

张近东定下小目标

公告介绍,苏宁银行定位于以“科技驱动的O2O银行”,将打造线上线下高度融合发展:

一方面,注重线上布局,以用户体验为核心,以大数据应用为基础,精准满足中小微企业和个人用户需求,实现全方位、定制化的普惠金融服务;

另一方面,更加注重线下渠道优势,联合苏宁云商在线下门店资源和财富中心打造实体金融体验中心,为用户带来线上、线下全场景金融服务体验。

张近东在5月份召开的苏宁银行第一次股东大会上提到,苏宁银行定位为科技驱动的O2O银行,要在3至5年的时间内成为江苏地区个人客户数量最多的银行。

对于张老板提出的这个“小目标”,其他银行小伙伴乍听之下可能会“虎躯一震”,但是仔细想一下,便可以知道这个目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苏宁银行成立之后势必要借助苏宁已有的业务开展工作,苏宁旗下拥有最多消费者的苏宁易购势必会为苏宁银行提供最多的个人客户,虽然客户数比不上淘宝、京东,但是这个数字还是相当可观。

随着苏宁银行的开业,苏宁整个金融板块业务也日益完善,金融牌照也愈加齐全,目前苏宁已拥有第三方支付、消费金融、小贷公司、商业保理、基金支付、基金销售、私募基金、保险销售、企业征信、预付卡、海外支付、融资租赁等金融牌照。

不过,开展金融业务对苏宁来说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以苏宁消费金融为例,苏宁云商年报显示,2015年、2016年苏宁消费金融分别亏损6168.69万元、1.89亿元。

在中国市场上,曾多次上演互联网行业巨头“乱战”之后,最终合并的一幕。如今,这一幕将在印度电商市场重演了。

电商小灵通6月13日,据外媒最新消息称,软银集团已与Flipkart股东eBay、微软、腾讯控股等进行协商并达成共识,将把印度电商市场排名第一的Flipkart和第三名Snapdeal进行合并。

马云又开始布局印度市场。阿里云宣布要在印度开建数据中心,可谓它命中注定的一步。该消息是在上周末的云栖大会上海分站上放出的,同步开建的还有印尼数据中心。

笔者认为,被动防御不如主动出击。不过马云的全球物流从投入和产出比来看,远比亚马逊在印度投资电商来的划算。

印度电商合并防备亚马逊偷袭

据国外媒体报道,软银作为最大股东的印度第三大电商企业Snapdeal,已与最大的电商Flipkart就合并事宜达成基本协议。该合并完成后,软银计划取得新公司20%左右的股份。为确保在新合并公司中20%的出资比例,软银将通过与沙特阿拉伯共同设立的10万亿日元(约合908.3亿美元)规模的基金进行追加投资。

两大巨头股东之所以促成此次合并,与亚马逊在印度电商市场的崛起不无相关。据了解,Flipkart诞生于2007年,Snapdeal诞生于2010年,两家公司曾经构建了印度网络零售的双寡头垄断格局。2013年,亚马逊进入了印度,大举投入资金,逐步获得市场份额。Snapdeal则掉落到行业第三名。

“Flipkart和Snapdeal的合并是值得看好的。一方面是印度本身的市场潜力较大。另一方面,两者之间有一定的互补性。”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电子商务研究室主任李勇坚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亚马逊来说,这次合并意味着印度市场的竞争,将更为激烈了。”

看似是“老大”与“老三”牵手,但这背后,并没有想象中的“强强联手”那么光鲜。

就在两个月前,Flipkart刚刚宣布公司获得了来自腾讯、微软、eBay共14亿美元融资,创下印度互联网公司单轮融资新纪录。融资之后,Flipkart的估值达到116亿美元。然而,从2015年12月至该次融资完成之前,Flipkart在一年多的时间内经历了18次降低估值,从顶峰时的150亿美元到最低时的53.7亿美元。

连续被降低估值,一方面与印度电商市场发展速度及Flipkart年MVP未达预期相关,另一方面,则与Flipkart自身决策失误,陷入烧钱补贴怪圈有关。据了解,Flipkart每赚1卢比会亏损2.23卢比,而其竞争对手亚马逊和Snapdeal每赚1卢比,亏损面不到2卢比。

相较之下,Snapdeal的情形同样不容乐观。据了解,Snapdeal于2016年2月获得2亿美元融资,其估值也达到65亿美元的峰值,然而在竞争激烈的印度市场,Snapdeal此后同样深陷烧钱怪圈和巨额广告支出。据Snapdeal披露的信息,2016财年该公司损失达到296亿卢比(约29.6亿人民币)。过去一年内,Snapdeal多次尝试融资未果,亏损面不断扩大,资金链也面临困境。

“这两家公司虽然名义上是印度电商市场的第一和第三,但它们本身处于持续亏损中,合并对公司本身而言,是为了减少竞争而已,”前腾讯及京东战略分析师、电商天使投资人李成东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这就类似于国内京东并购易迅、拍拍网,最终后者关闭,无形中减少了京东自身的竞争。”

不过,从长远来看,李勇坚对两者的合并表示看好,“一方面,印度本身的市场潜力较大。另一方面,两者之间有一定的互补性。”

据李勇坚介绍,2016年印度的电子商务市场收入大约为160亿美元,大约相当于中国的2.1%,预计在未来五年里,印度电子商务市场将仍保持着年20%的增长速度。与此同时,目前印度每个电商用户的年购物额仅为300多美元,远低于中国水平(中国2016年约为1600美元);印度的电商渗透率也极低,2016年仅为15%。

亚马逊转战印度战场意图敲开缺口

“Flipkart和Snapdeal合并之后,影响其业务发展的主要是两个因素,即支付与物流。在移动支付方面,印度普及率还不高。阿里投资Paytm之后,印度支付领域估计还会有着新的发展空间。”李勇坚指出,“Flipkart和Snapdeal都有自己的配送系统,这两家企业合并之后,对印度电商物流会有很大的促进作用,这也是我看好他们合并的重要原因之一。”

此外,二者业务的互补性也较强。“Flipkart的商业模式类似京东,而Snapdeal与中国的淘宝有一定的相似度。”李勇坚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也就意味着,两者的“合并体”能够将京东与淘宝模式结合起来,从而增强自身实力。

除了自身持续亏损,通过合并来减少竞争压力之外,Flipkart与Snapdeal牵手,也与亚马逊在印度的强劲攻势相关。

亚马逊进入印度市场的时间,其实远落后于两家本土企业。据了解,亚马逊于2013年才在印度启动分支,分别落后于Snapdeal、Flipkart三年和六年。但这并不妨碍亚马逊后来居上。根据猎豹全球智库数据显示,2016年9月底至10月初,亚马逊印度app的活跃渗透率达13.06%,仅次于排名第一的Flipkart(16.30%),远超排名第三的Snapdeal(5.95%),周人均打开次数更是以20.1183次超过Flipkart及Snapdeal之和,后两者分别为9.0034次及6.9788次。

在对卖家的吸引力上,亚马逊也遥遥领先。根据此前尼尔森相关研究报告显示,亚马逊是印度卖家最钟爱的电子商务品牌,其次是Flipkart。卖家越钟爱,也就意味着产品类型越多,能够吸引的买家也越多。

对用户及卖家的吸引力,得益于亚马逊持续向印度市场的“输血”。2016年初,亚马逊再度在该市场增加30亿美元的投资,令其在印度电商市场的总投资高达50亿美元。相较之下,截至2016年,Flipkart在数轮融资中仅筹集约35亿美元,Snapdeal则仅筹集不到20亿美元。

“亚马逊在中国市场虽然已经落败,但在印度市场不想重蹈覆辙,因此投入了许多精力,”李成东分析称,“考虑到印度市场并没有像京东这样年销售规模达千亿元的竞争对手,因此,亚马逊印度应该比亚马逊中国表现好得多。”

不过,无论此前表现如何,两大本土电商企业合并之后,无疑将是一个新起点。“对于亚马逊来说,印度市场的竞争将更加激烈了。”李勇坚认为。

马云要在印度通过物流打一场阵地战

有分析人士指出,印度互联网也可能是一把虚火。移动互联网热潮和最近一年信实电信(已和阿里云合作)旗下Jio在印度廉价推广4G网络有关。印度除了少数精英阶层外,大量农村人口的购买力还很弱,创业公司估值缺乏合理性,投资风险相对大。

Paytm总裁Bhushan Patil拿物流对第一财经记者举例说,印度电商包裹平均送达用时4天,仓库平均利用率不到60%。与中国相比,印度在物流基础设施、软件水平、人工效率、仓储自动化方面比较落后。但另一方面,这也是印度市场增长空间的一种暗示。比如,除了在印度自建物流、并已上线2天内送达服务Prime的亚马逊外,物流巨头DHL刚刚宣布要在未来3-4年在印度投资1亿美元,用于扩建仓储中心。

以上述背景再来看阿里云落地印度,虽说与中国互联网公司(手机、游戏、直播、工具类App等)出海东南亚和南亚市场的声势不无关系,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它与整个阿里在当地的战略布局合拍。

马云在印度打出的组合拳是以Paytm的用户优势切入本土的线上线下市场,以Paytm的分拆进入电商领域,云计算以基础设施角色接入,阿里影业套用国内起家路径,先收购印度第二大在线票务平台TicketNew,进入分发市场,再向上游寻找与宝莱坞内容合作的机会,同时辅以UC浏览器等工具类产品圈用户。目前,UC浏览器在印度的谷歌市场(Google Play)下载量最新排名第六,在当地手机浏览器市场份额占比50%,超过Chrome。

相比于阿里目前在印度电商与物流领域的起步阶段(有消息称阿里正在物色投资Delhivery等印度物流),亚马逊在印度电商市场份额已经追平了本土第一大平台Flipkart,但它在当地移动支付市场远逊于拥有Paytm与支付宝底层技术能力的阿里。而影视娱乐是亚马逊在印度第二大投资。在2017年一季度财报里,贝索斯比较罕见地开篇重点着墨于印度市场,“Prime会员选品增长了75%,卖家履约能力提升26%,投资制作18部印度原创电视剧,推出支持英语与印度语的硬件遥控器Fire TV Stick”。由于视频和影视服务普遍受制于各国版权监管,因此亚马逊在印度与宝莱坞合作并自制影视剧,以增添Prime会员的娱乐权益,逻辑就在于此。

一位阿里巴巴美国机构投资人Sanjeet Devgan对第一财经记者说,由于亚马逊动作更快,投入巨大,贝索斯已经掌握了印度市场的先机;但在他目前的工作地新加坡,阿里控股的电商Lazada已经做到了当地市场的NO.1。

亚马逊也没有放弃岛屿星罗棋布、环境更复杂的东南亚市场,它正在当地试水一项两小时配送服务Prime Now。事实上,这两家公司在十几年的发展路径上并没有多少直接竞争,亚马逊在美国本土的最大对手是谷歌、Facebook,早已不是10年前拘泥于电商领域的对手eBay。一家赚钱能力极强的中国公司,一家常年游走在盈亏平衡点的西雅图巨头,阿里巴巴与亚马逊近期都迎来股价大涨。但股票短期只是“投票机”,长期是“称重机”。对于这种级别的公司,眼下的股价和市值所反映的是它们5-7年前就铺垫的东西。

与13年前那场淘宝eBay一战相比,阿里巴巴与亚马逊在印度市场的争夺将是各自背后生态的比拼,跨越了传统的电商边界。长远看,全球互联网Top6公司之间的竞争不会仅限于某一些地区、某几个领域。阿里巴巴CEO张勇最近在一个细微的财报措辞上做了调整,将年度活跃买家改成了年度活跃消费者,表明阿里在2036财年服务全球20亿消费者目标下,对用户边界的重新理解。当互联网几乎无孔不入,已很难再被界定为一个行业时,竞争将是随时随地。